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创作范文 >> 经济类论文 >> 内容

幽暗中的亮色——评麦家长篇小说《暗算》

时间:2015-7-21 14:53:15 点击:

  核心提示:知道麦家是因为电影《风声》,熟知麦家是从小说《暗算》开始。维特根斯坦曾在他的《逻辑哲学论》中指出:“如果我要知道一个对象,虽然我不一定要知道它的外在性质,但是我必须知道它的一切内在性质。”这句话应该得...

知道麦家是因为电影《风声》,熟知麦家是从小说《暗算》开始。维特根斯坦曾在他的《逻辑哲学论》中指出:如果我要知道一个对象,虽然我不一定要知道它的外在性质,但是我必须知道它的一切内在性质。这句话应该得到认同,因为每当在欣赏一部作品时,是能够带着这种心情去的,麦家的作品也不例外。当然,对于文学作品的分析不能够将维特根斯坦这句话中的外在性质内在性质完全套用,因此需要转化为文学研究中的术语加以运用。外在性质在这里可以视作文学作品的外部特征,而内在性质则可以当作文学作品中的内在特点,并且有助于区别各种文学作品。麦家的《暗算》获得了第七届茅盾文学奖,记得给予他和他的作品的颁奖词是这样的:麦家的写作对于中国当代文坛来说,无疑具有独特性。《暗算》讲述了具有特殊禀赋的人的命运遭际,书写了个人身处在封闭的黑暗空间里的神奇表现。破译密码的故事传奇曲折,充满悬念和神秘感,与此同时,人的心灵世界亦得到丰富细致的展现。麦家的小说有着奇异的想象力,构思独特精巧,诡异多变。他的文字有力而简洁,仿佛一种被痛楚浸满的文字,可以引向不可知的深谷,引向无限宽广的世界。他的书写,能独享一种秘密、一种幸福、一种意外之喜。就这段颁奖词,我从中提出这样几个词语:独特性、神秘感、奇异、想象力、诡异多变、有力、简洁、痛楚、意外之喜。由这几个词语便可以将《暗算》描述一个大概,不过就像维特根斯坦说的那样,这些仅仅只是《暗算》的外部特征,通过它们并不能真正知道《暗算》,所以需要去探索它的内在特点。

内在特点大多都隐藏在外在特征之后,或者藏得更深,需要将所有阴影驱散才能够清晰可见。如今,大多数对麦家的研究和评论都将他称为新智力小说开创者或者谍战小说之父,然而这仅仅只是形容麦家创作的肉身,并没有更深刻地触及到创作的灵魂。茅盾文学奖颁奖词里有一句话说得还比较贴切:一种被痛楚浸满的文字。的确,不管是《暗算》还是麦家的其他作品,如《解密》《黑记》《刀尖》《风语》《两位富阳姑娘》,从他小说中的人物到其小说的文字,都彻底地被痛楚所侵蚀。然而许多人其实没注意到.这种痛楚并不是完全来自小说人物或者这个被讲述的故事本身,或多或少也来自于麦家这位作家。之前,曾看过一期《小崔说事》,嘉宾就是麦家。在这期节目里,会发现麦家是一位忧郁的作家,从他上节目的姿态、动作、神情中可以看出来。不过,这并不能够证实什么,只是一些表象而已。真正能够印证麦家身上痛楚或忧郁的,是在《暗算》的后文《失去也是得到创作谈》。以前在读《江南》时,曾有一位作家罗伟章写过《越来越难办的小说》的后记性质的短文。在这篇短文里,他谈到了如今小说创作的难度,即小说无法突破最根本的框架来进行创作,十分令人难受、痛苦。相似的是,麦家在他的短文开篇就提出了写作是坐牢的观点,那种感觉同样令人不愉快。创作是一件十分痛苦的事情,至少对大多数人来说,创作就像把自己的脑子一遍又一遍地拧干,最后积聚起那些拧出来的东西,才能够勉强形成一个完整的作品。这是一种痛楚,来自于自己对自己灵魂的压迫。理解了这一点,就能相信麦家身上有痛楚。当然,麦家之后谈到了《暗算》中的几位主人公,他们的身上也有一种相似的痛楚。相信这样的痛楚在麦家整理他的资料,准备创作小说时就已经连接到他的灵魂,与他自身的痛楚水乳交融了。

不过,麦家还有一个能够促进他与他所创造的人物在灵魂上更加贴近的特质,那就是麦家曾是一位军人,而他所创造的人物也大多数出自军营。这正如麦家在扉页所写:军营,我在那里有幸结识了一群特殊的军人,他们是人中的精灵,他们的智慧可以炼成金,他们罕见迷人的才华和胆识本来可以让他们成为名利场上的宠儿。但由于从事了特殊的职业,他们一直生活在世俗的阳光无法照射到的角落,他们的故事,他们的情感,他们的命运,是我们永远的秘密。正是有了这样的经历,才使得麦家对军人,尤其是有着特殊使命的军人描写得十分准确。之所以能够这样认定,其实和笔者自己的经历也有关系。因为父亲是军人,所以笔者以前在军营待过,知道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有着一群什么样的人。且不说父亲,在军营里,但凡是个军人,从内而外都会显出一种别具一格的气质,这种气质和整个军营融合得相当完美,都是那么的井然有序。看他们走路、说话、做事,每一个细节中都透着干净利落、爽朗有致,你与他们相处,你该知道的他们会让你知道得清清楚楚,你不该知道的他们会告诫你敬而远之。他们捍卫着祖国的尊严,他们的外衣捍卫着他们的尊严。因此,笔者了解军人的特质,能够嗅出军营的气息。自然而然,在读麦家的作品时,笔者也嗅到了熟悉的气息,并且是一股强而有力的气息。

由着这股强而有力的气息的引导,在《暗算》中可以注意到两个比起主角来容易让人忽视的角色:钱院长(瞎子阿炳的第一人称叙述者)、安院长(701九位元老之一,有问题的天使的第一人称叙述者)。这两个人物相对于主角来说,其实更加具有军人的特质,或者说他们的职业就是军人。虽然在小说中,当他们作为故事的叙述者出现时,往往容易被读者忽略,但我在阅读的时候却十分明显地感觉到了他们的存在,作为军人的存在。在这两位人物身上,即使他们身处701不同的部门,也都透着相同的气息,那就是军人的刚毅、执着。当然,这样来说或许将人物的分析简单化了,因此,对于这两个人物需要进一步探讨。钱、安两位院长都是故事发生的全程见证者,相比起阿炳和黄依依,他们更加深知701,更加了解自己在宣誓效忠国家的那一刻之后应该变成什么样的人。于是,他们身上阴影多于光亮,刚硬多于柔情。他们的身上都是秘密,甚至可以说他们就是秘密,就如同麦家在扉页所写的那样,他们如同一粒尘埃般,潜伏于人们身边,不被人们发现。由于职业的特殊性,使得他们将情感藏之于心、淡化于脑,整个人完完全全被纪律约束着。不过,他们并没有抹去人性,许多时候,从他们的口中、行动中和思想中可以发现善良、怜悯、温柔、体贴等柔和的因子,比如钱院长总会向阿炳在老家的母亲寄钱,安抚阿炳的心灵,这使得阿炳在701这个单位里最信任他;又比如安院长其实心中是十分喜欢黄依依的,但是由于工作和自身使命的束缚,使得他又不得不与这位有问题的天使保持距离,然而当他得知黄依依的死讯时,他的那股子愤怒足可以让所有的读者都体会到他心中是多么在乎她,这点或许能够与周星驰的电影联系到一起,里面总是有一个男主角一直压抑自己对女主角的爱,直到失去她时才爆发出来。正是有了这些因子,才中和了他们身上军人的刚毅和执着,使得这个人物在灵魂上更加丰满。此外,在麦家的其他作品里也存在着许多这样的人物,像《刀尖》里的金深水、林婴婴,《风语》里的陆上校,以及《风声》里的李宁玉。他们都是军人,都从事着特殊的职业,都把自己真实的情感掩藏在了灵魂深处,最关键的,他们都是秘密。就如同麦家在《暗算》后文《失去也是得到——创作谈》里说的那样:他们抛弃妻子,埋名隐姓,为国家的安全和人民的利益绞尽脑汁,暗算他人、他国,然而最终自己又被粗粝的世俗生活暗算了。

作者:易代网 www.163daixie.com 来源:网络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易代网(www.163daixie.com) © 202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职称论文发表,期刊杂志,期刊论文发表,发表论文 粤ICP备11102670号-1
  • Powered by laoy! V4.0.2